• 扫一扫,访问中国龙瓷
名瓷鉴赏
艺术陶瓷《四大美女》:凄美否,优美矣!
发布时间:2016-07-06 17:12:36   您是第0位浏览者


——中国龙瓷·陶瓷艺术品《四大美女》套


  中国民间形容古代四大美女有着“羞花闭月沉魚落雁” 之美貌,这些通感的夸张修辞溫暖浪漫,让人形象地觉得四大美女的“优美” 。不过,细究历史之下她们并不“优美” ,说是“凄美” 倒更为贴切。

1、   三国乱世中的貂蝉与“大军阀” 董卓犯京都有关,她成为汉室司徒王允“以声色为戈矛” 的政治工具,后无人可怜死于非命。 

2、 春秋时的西施也只是国家复仇剧幕中的一个牺牲品,后被越王沉香魂于太湖。

3、  西汉时的王昭君仅是西汉王朝和番送于匈奴的一份随手礼,十几年的边漠风沙将她的青春风华毫不留情地掩埋。 

4、 唐代的杨玉环与安禄山反唐之乱有钩联,“回眸一笑百媚生” 无奈“宛转蛾眉马前死” 。 

 总结: 四大美女虽历史背景、悲惨结局不同,但有一个共同之处是与社会重大事件或国家命运有关,她们生前被国家王权亦或是男权所玩弄,死后却冠以“四大” ,大肆涂脂抹粉地渲染描绘。中国文化及其深埋于民间的文化心态确实有些令人费解的地方。

  —— 不过,中国龙瓷·陶瓷艺术家们从历史中来,又剥离历史,将“凄美” 遗弃,塑造“四大美女” 以女性“优美” 的象征一自然人性的、生命的、青春的优美。 

一、 中国龙瓷·陶瓷艺术品《貂蝉拜月》:
  貂蝉,五官分明俊俏,目光清澈,神情意明;穿戴整齐,服饰形态繁简适宜,舒展自若,得体端庄。人物立于月下,一任月光抚摩,身形凌上,不卑不哗,双掌合一,心中似有所期盼希冀对月许愿。人物所展示的是女性生命意识渐醒之中涵养着的娴雅明俏之优美,这种青春之美如圆月之光华,明而不媚,釆而不艳。


二、 中国龙瓷·陶瓷艺术品《西施浣纱》: 
  西施,面容姣好,懵懂的、氤氲的、略呈娇羞的神态,恰似邻家小女初长成的清纯模样。人物坐于岸边,衣饰整洁随意,率真朴素;垂眉低视,心不在焉地浣纱,或望见水中的小魚游戏浅底、水草依依曼舞可亲,或知觉春水涟漪轻荡出某种情思。作品所呈现的是女性在豆蔻年华里萌生的淡淡蒙蒙的生命意识,所塑造的是一种娇羞、含蓄、妗持的“优美” 。  


  三、 中国龙瓷·陶瓷艺术品《昭君出塞》:  
  王昭君,身披羊毛大氅,大氅迎风飘逸鼓扬,人物的身态与大氅形成一个富有张力的弧形,态展势开而波澜不惊,饱满充裕而收敛藉蕴,给人以从容舒放的视觉印象。人物怀抱琵琶,更像是紧紧围扰心中的自信与坚定;转身回望,留恋之中又无可拘束,身边的骆驼也是摆出志满意得的昂扬。可以想像边塞的漠漠烟尘烘托出的是女性生命意识觉悟后的大方优雅之美,这种优美如大雁翔于天空。 


四、 中国龙瓷·陶瓷艺术品《贵妃醉酒》: 
  杨贵妃斜躺在床榻之上,神情自信而优越,薄纱贴体,玉胴隐现,丰润柔美,线条婀娜,双峰饱满,一副享受时日迟迟的得意。沒有歌舞声色伴君王之累,不是醉浴华清池的虚空,是无须遮掩的生命本能的欲望与冲动,是女性青春、情欲,性感、夭艳的“优美” 释放 。  

別出心裁,是一种普遍性地潜藏于中国艺术家精神领域中的艺术创作心态,《四大美女》以一种对于人性之美的思考赋予“四大美女” 新的文化内涵。








版权所有:德化恒忆陶瓷艺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闽ICP备15006833号 | 技术支持:憨鼠网络 | 德化网
网站首页 | 投资加盟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 友情链接